{站长验证代码}
tppn 164


广东某大学门口,几名反性别歧视的女生,当众裸露上身抗议求职中碰到的不公。


  她们管这叫“跨越女性求职障碍”的行为艺术。


  裸露的半身手举标语“撑男女平等,反歧视”。


  光膀子的男人不少,公然光膀子上路的女生可见着不曾?少。


  但女性对“平等光膀子”权利的追求却从未停歇,《末路狂花》算一部。


  《末路狂花》塑造了一种几近神话般的女性主宰自己人生的电影,电影中所有男性的角色都是附属的,主角Louise和Thelma说了算。


  这是她们经历了由父权制下忍气吞声的乖乖女变成寻求永恒的亡命姐妹花的旅途。


  一个被强暴积怨,一个受够了忍气吞声的家庭主妇日子,最后两人不惜以开车冲下悬崖(新娘跪趴承受粗大撞击)而逃避警察的姿态去换取她们的自由。


  巧的是,导演RidleyScott在现实中的同胞弟弟TonyScott在2012年也几乎以同样的姿态跳下洛杉矶的大桥身亡。


  我们也想光膀上路主宰的除了命运,还有自己的身体。


  《妓女的荣耀》一片,走遍泰国、印度河及墨西哥,拍摄红灯区里的众生相。


  访谈中大部分性工作者是出于自愿来做这工作的,这让她们独立,也因此过上更好的日子,这是卖身而非卖尊严。


  导演米歇尔·格拉沃格没有从道德的角度去评判这些人的行为,只是从旁观者的角度端详她们的生活,看她们的奋斗与痛苦,需求与挣扎。


  古代杜十娘无论多美对男人多好,因为过去的历史总有着罪恶感,显得低人一等。


  后来形象高大了,也是因为自己怒沉了百宝箱,之后惨烈殉节,才让男人后悔一下。


  如今时代宽容了,性工作者不必以死自证,但偏见与痛苦仍旧存在。


  蔡澜先生认为,人的观念时时变,道德的标准随着时代也不尽相同,尊重人性,了解人最根本的需求,才是紧要的。


  这个导演做到了。


  我们也想光膀上路 张医生,人家这里好痒怎么办? 莫晓梅最近觉得两腿间很不舒服,一开始她怀疑是去地里除草被虫子咬了,可是几天下来,她每天晚上都会做梦,醒来后,两腿间那块芳草地就会奇痒无比,而且湿漉漉的。


   望着有些娇羞,两眼水灵灵的莫晓梅,老张不免心动了。


   莫晓梅是村长的姑娘,今年不到二十岁,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在村里出了名的美少女。


   很多青年小伙子都想追求她,但是村长眼光高,看不上。


   老张作为村里的唯一的男医生,平时借着看病的机会,看过不少村里女人的屁股。


   但是对莫晓梅这个粉嫩白皙的大姑娘,他还是很渴望接触一下的。


   今天终于送上门来了,老张心里打起了算盘。


   他一眼就看出来,莫晓梅这是做了春梦,到了情窦初开的年龄,想男人了。


   这里痒吗,还是这里? 老张让莫晓梅坐下来,为了方便,他把门关上了,伸手在莫晓梅的大腿上摸了摸,很滑腻,又朝裙子里摸了一下。


   哎呀,就是这里,好痒的,张医生,怎么办才好。


   莫晓梅心慌意乱的,本来两腿间就痒,让老张的手碰了碰,好像更痒了,连忙夹紧两腿。


   这里是偏僻的大山村,信息不发达,即便是村长的女儿,也没读什么书,全都是靠种地为生。


   像莫晓梅这样年龄的姑娘,很多不懂男女之事。


   这也是老张在这里当医生的原因之一,乐得其所。


   你最近做梦,是不是有什么东西碰你的腿还有胸部? 老张一本正经的,欣赏着莫晓梅年轻漂亮的好身段。


   她发育的真好,皮肤又很白嫩,娇羞的脸蛋更是诱人,让人想要亲几口。


   哎呀,张医生你真的是神了,你咋知道的呀? 莫晓梅很吃惊,她认为自己来对地方了,虽然痒的那个位置很羞于启齿,但是,她也没办法才来看医生的,现在听老张这样说,和梦里对上了,忽然变得欣喜,也没有那么多顾虑了。


   还有什么,你要如实告诉我。


  老张暗暗好笑,一个小丫头片子还不好哄? 他可是五十好几的男人了,什么女人没见识过。


   只是几年前老伴走后,他就很难熬了,身体很硬朗,那方面的需求依然很强烈,却苦于没有女人陪床。


   原本想来这大山村,安安静静的度过余生,没想到却发现这里景美女人更美,激发了他的兴趣和欲望。


   那个,不好意思说嘛。


  莫晓梅咬了咬红唇,想起两腿间的痒处,感到很害羞。


   老张当然明白了,就说道:你把手给我看看。


   干啥?我妈说,不能让男的随便碰呢。


  莫晓梅有点娇羞,虽然没什么学问,但是也知道,女人的手不能让男人随便摸的。


   看病呢,给你检查啊,你乱想什么呢?你妈能干,你让她给你止痒,别来找我。


  老张故意吓唬她,板着脸假装生气。


   别,别呀,是我想多了,给。


   莫晓梅急了,连忙把手递过去。


   老张暗暗高兴,小丫头,还搞不定你了? 他一把抓住了,抚摸着她细滑的小嫩手。


   年轻就是好啊,多光滑多粉嫩,立刻激发了他的冲动,握着少女的手,简直好像忽然间回到了初恋的时候,青春焕发。


   那个,张医生,检查出来了吗? 莫晓梅被老张摸的痒痒的,反而觉得两腿间更难受了,俏脸红扑扑的。


   只能初步确定,那个,还需要进一步检查的。


   老张眯着眼,有些舍不得的松开了她的手,免得她怀疑自己的企图。


   还要咋检查?莫晓梅眨着大眼睛问。


   老张盯着莫晓梅鼓鼓的胸脯,吞了吞口水,她穿的严实,看不见乳沟,但是可以想象到,是多么的粉嫩雪白,握在手里,肯定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我问你,你这里是不是很涨?老张指着她的胸脯。


   莫晓梅用手捂了捂,睁大了杏眼,连忙点头。


   你简直神了呀,这你都知道呀,我真是找对人了。


   此刻,莫晓梅简直对老张佩服的不要不要的。


   那当然了,全村老少都找我治病,我还能看走眼,你要想好起来,得让我检查胸部。


   老张觉得自己这样做有点不道德,可是他实在忍不住这少女的诱惑。


   啊,这里,要脱了衣服看吗?莫晓梅感到羞涩,很难为情。


   那当然了,隔着衣服我怎么检查?老张故作生气。


   不,不好吧,我娘说,这里,只能给未来丈夫看,你又不是我男人怎么行。


  莫晓梅惊慌失措。


   老张自然不肯就此罢休,立刻一瞪眼,气恼的说道:我实话告诉你,你这个病很严重,不给我检查那里,你会疼死痒死的,算了算了,你走吧,免得你胡思乱想,我要睡觉了。


   莫晓梅见老张生气了,一听那话吓坏了,连忙摇头。


   别,我,我可不想死,张医生你要救救我呀。


   你回去找你娘去,免得说我不该看你那里,你死不死跟我有什么关系,我给你说半天,没收你钱呢。


  老张扭过头去。


   啊,不要,那我求你了还不行吗,我这就脱了衣服给你检查。


   莫晓梅哪儿知道老张在吓唬她呢,她只觉得自己真的要死了呢,立刻把上衣脱下来了。


   很快,她上身只剩下一个裹胸布,缠着她雪白丰满的胸脯。


   老张一下就看傻眼了,果然,比想象的还要好看。


   他的手有点发抖,伸过去摸,隔着裹胸布,都可以感受到柔软和饱满。


   莫晓梅喉咙里嗯了一声,非常的销魂。


   她红着脸,闭着眼,娇羞的不行。


   那个,张医生呀,检查好了吗? 被老张揉着胸脯,莫晓梅觉得浑身都痒了。


   没有呢,你现在什么感觉?老张加大了手上的力道,盯着莫晓梅的胸,感觉两只白兔随时会跳出来。


   我,我觉得更痒了,好难受呢,哎呀张医生我是不是要死了呢。


  (日本人真人爱视频全部过程)莫晓梅没有被男人这样摸过揉过,是第一次,所以根本无法形容,她还下意识的用手在两腿间挠了挠,那里好像又湿了。


   的确有点严重啊,我要仔细检查清楚,所以,你要把裹胸布也脱了,最好,连裙子也脱了,我给你做全身检查。


  要不然我帮你吧。


   老张有点迫不及待了,浑身燥热,裤子已经顶起来了,真想抱着莫晓梅亲个够。


   他开始扯她的裹胸布,不满足隔着衣服摸,甚至,很想看看她两腿间的芳草地,少女的身子,肯定别有一番美丽啊,想想他就激动不已。


   好,我,我自己来。


   被老张吓唬住的莫晓梅,现在简直是言听计从了,慢慢的把她胸前的裹胸布扯下来了。


   老张咕咚一声吞了口水,盯着莫晓梅的胸,眼睛都直了。


   那一层布条落下来后,圆滚白皙的双峰,慢慢的弹跳在了眼帘,白里透红…… 老张紧盯着莫晓梅的胸前,迫不及待的,两手去握住了,慢慢的摩擦起来。


   莫晓梅脸颊绯红,眼神有些迷离,喉咙里忍不住发出嘤嘤声。


   嗯,你弄疼人家了。


   老张心里暗喜,这姑娘果然不懂男女之事,都这样了还不拒绝,看样子有戏。


   使劲的用手捏了捏她胸前的粉红樱桃,简直熟透的水蜜桃啊,老张忍不住想咬一口。


   但是又不能直接这样弄,担心莫晓梅怀疑。


   你现在是不是觉得这里涨涨的呢?老张边揉边问。


   对呀,有些难受,我这是怎么了呀?莫晓梅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有些害怕。


   你这里面,染了病,有毒素在作怪,需要吸出来,用手还不行,得用嘴巴。


   老张揉搓着莫晓梅的酥胸,观察她的反应。


   啊,可,可要怎么吸呢,你帮我吗,这样不太好吧? 莫晓梅害羞了,可是又担惊受怕。


   我帮你的话,的确是不太好,你一个姑娘家家的,不方便吧,但是我是为了给你治病,你要是嫌弃我这个糟老头子,那算了,回去自己弄去,不过,你要是弄不好,这毒素会传染全身上下,到时候你无药可救了呢。


   老张欲擒故纵,干脆松开了她的双峰,假装一本正经。


   莫晓梅被吓的不轻。


   别,别呀,人家不会弄,那要不,你帮我吧,我不嫌弃你,我不想传染了。


   这可是你说的,那好吧,你把眼睛闭上。


   老张暗暗欣喜,又一次握着莫晓梅雪白的两只乳兔,低头就含着了上面的樱桃,缓缓的吸允着。


   嗯,呀,有点疼,你轻点张医生。


   莫晓梅又羞又急,她很听话的闭着眼,觉得那里痒酥酥的。


  
标签: 女性   男人   日子   光膀子   女生   光膀   上路   末路狂花   导演   性工作者莫晓梅   老张   张医生   裹胸布   隔着   女人   胸脯   检查   看病   胸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