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验证代码}
ssis-066


“手段。


  ”张泠一听也是哈哈笑了起来;“夏留,你真觉的我对付你还要手段吗?之前我确实以为你有些能耐,但就看你刚才跑的客人,你,夏留也不过打着催乳师的登徒浪子而已。


  ”一听张泠这话,我就不愿意了。


  侮辱我也就算了,还侮辱我这神圣的职业,操……我正想开骂,张泠看了看我店:“一个月,一个月内我一定会让你关门大吉消失。


  ”猖狂,真的太猖狂了。


  我真的是太长时间没有遇到这么猖狂的人了,一下急了:“张泠,你够嚣张,一个月让我消失,如果我一个月没消失呢?你要怎么样。


  ”“怎么要跟我打赌吗?”张泠不屑的瞄了我一眼。


  “赌就赌,我怕你呀!”我瞪起眼睛道。


  “好,给我一个月,我一定会让你这家店没一点生意,你输了的话,你这种败类就给我滚出催乳师行业。


  ”张泠愤愤的说道。


  我也不知道张泠自己身为一位催乳师,为何就对同为催乳师的我,如此反感,这永远超出了同行既是冤家的一种仇恨,难道就因为我是个男的吗?当然我也没理会张泠这些,而是直接道:“好,我答应你。


  ”“走着瞧。


  ”张泠哼了一声,脸上露出一道胜利的表情,笑笑的看了看我就要走。


  我一把拦下她。


  “你又想怎么样。


  ”张泠缩了缩眉头。


  “你好像还没说你如果输了呢?”我盯着她那一对雪峰道。


  虽然张泠嚣张,但从专业的目光,我真的不得不佩服张泠的胸实在太美了,甚至超越了徐雅雅,许小倩,能以没有乳水的状态之下达到如此丰满,如此笔挺诱人的胸实在太少了。


  “我不会输。


  ”张泠不屑的哼了一声。


  看她这种趾高气扬的样子,知道她肯定不相信自己会输,我直接道:“我是说如果。


  ”“如果……”她黛眉微微一皱。


  我想她肯定也想不到了,看了看她妖娆的的娇躯:“张泠,其实我的要求也不过分,如果你输了,就让我检查检查你的胸如何。


  ”“你……”张泠刚想发飙。


  我就连忙打断道:“怎么怕输吗?”张泠点了点头:“好,如果我输了,我就让你检查,不过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没有这个如果,哼……”说完,张泠甩头走了。


  我目视着她离开,看着她那妖娆的娇躯,那丰腴的臀部,忽然就有些后悔了,自己怎么就下这个赌约呢?应该再说大一点,如果张泠输了,除了检查胸之外,还要检查检查下她身子才可以吗?胸虽然美,但这身子更美呀!只是现在话都说了,自己也不好意思去追着人家继续说这个。


  能摸胸也算不错了,只要让我摸上她的胸,我就不相信她能够忘得掉。


  当然这一切也不能光说不练,还是要努力才行,特别是我去观察了一下张泠装修好的店铺,那设备,环境,还有人员都要比自己配套高了,也让我瞬间有了一些危机感。


  这要不努力的话,自己离开不离开这个行业是小,这没钱赚,才是亏大了。


  我也连忙制定了推销广告,七七八八的出去,我拍了拍手满意的回到店里坐等生意上门,还没坐下,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道脚步声。


  “不会这么灵验吧,刚贴出去就来了。


  ”我听到脚步声,一下子来了精神,然而回头一看见到却是郭小欣。


  上次的事情之后,我其实一直躲着郭小欣。


  不是她不够漂亮。


  要说郭小欣绝对算得上数一数二的大美人,那胸虽然要比徐雅雅,许小倩,张泠等人小了一点,可她才不过二十岁出头,能发育这么美好,已经算是不错了。


  特别是短裙下那一双美白大长腿,这要吸引多少人的眼光呀!可惜的是她不管怎么说都徐雅雅的堂妹。


  自己要是跟她扯上关系的话,自己跟徐雅雅之间或许这一辈子都不可能了。


  所以我有点怕她。


  见到她进来,不由缩了缩头,看着她瞪着我,更是不好意思:“小欣,你…你怎么来了。


  ”“哼,你个没良心的,看了人家,亲人家就一直不理人家了。


  ”郭小欣上来就直接质问了起来。


  “小欣,看你这话说的,我这不是店里忙吗?你这么漂亮,我哪里舍得不理你呀!”我随便胡扯着,毕竟那天自己偷看她洗澡是事实,要是她一生气把事情捅给徐雅雅听。


  那自己岂不是更完蛋。


  看着小妮子嘟嘴生气的样子,我瞧了瞧身边美人,一把从身后搂住她,贴着她耳边道:“好啦,我的小欣欣,不生气了,是我错了好吗?来哥哥亲一个。


  ”“我才不要你亲呢?”小妮子哼了一声,推开我说道:“好了,夏留,我不跟你生气了,今天我来找你,主要是为了我姐的事情。


  ”“你姐。


  ”一听到徐雅雅的事情,我不由皱了皱眉头。


  “嗯。


  ”郭小欣慎重点了点头道:“从昨晚开始我姐就说胸疼,让我帮她摸,可越摸越疼。


  ”“那你怎么不让你姐来找我呢?”我一听立马有些急了。


  “我姐不愿意呀,我这来找你都是我偷偷来的呢?”郭小欣张大嘴巴道。


  我缩了缩眉头,知道徐雅雅肯定还是生那天的气,不由的有些郁闷,但她生气归生气,自己可不能不管她,我拉着郭小欣正要走,但想着自己现在跟张泠打赌呢?老是关店不好,就让郭小欣帮我看着,自己去了徐雅雅家里。


  ————“小留,你怎么来了。


  ”徐雅雅开门见着我,就诧异的问道。


  “你说我怎么来了。


  ”我白了徐雅雅一眼,此时也顾不上跟她生气了,现在最主要的还是帮徐雅雅先治好胸痛,看了看徐雅雅胸口,虽然诱人。


  不过此时我倒是没啥邪念,看到更多的是一种病因(两性口述小说)。


  徐雅雅涨奶了。


  是的,徐雅雅胸本来就丰满,之前因为堵塞不能出奶水,现在虽然不堵塞了,但她的胸实在太好了,分泌出的乳水光靠小孩子是不够的,不排除多余的奶水,就肯定会发生奶涨,引起胸疼。


  “徐雅雅,去床上躺着吧!”我直接对徐雅雅道。


  徐雅雅黛眉一皱,摇了摇头道:“不要。


  ”“怎么还不要了呢?”我也是皱了皱眉头,瞄了瞄徐雅雅的胸道:“徐雅雅,你这是涨奶了,我必须要帮你吸出来,要不然的话你会更疼,甚至会引起发炎。


  ”“你…你怎么知道我胸疼。


  ”徐雅雅诧异的看了看我,随后恍然道:“是小欣去找你了是吗?这该死的小欣我都跟她说了没事,没事,她怎么还跑去找你。


  ”见徐雅雅还怪上了郭小欣,我郁闷道:“你这是病得治,快点去躺着吧!”“我不要。


  ”徐雅雅摇了摇头,身子还往退了一步。


  见到她这举动,我不禁一阵心痛:“徐雅雅,你这是要跟我断了关系吗?”“不是的。


  ”徐雅雅抬头看了看我:“我只是觉得我…我们这样不大好。


  ”“不大好。


  ”我苦涩一笑,看着徐雅雅羞涩样子是又气又急,问道:“你真觉的这样不大好的话,当初为什么又要我帮你呢?”“我……”徐雅雅一时语塞。


  “哼。


  ”我哼了一声又道:“好,就算如此,你难道还不相信我的专业吗?我当了这么多年催乳师,为多少母亲治疗过,这期间我饱受了多少质疑,现在你也要不信我吗?”“我…我没有。


  ”徐雅雅摇了摇头,一个激动,胸口立马又涨了起来,她那俏脸立马扭曲在了一起,还拿着手捂了捂胸口。


  我知道这是涨奶了。


  看着她痛苦的表情,应该是很痛的。


  毕竟这都两天了。


  “徐雅雅,让我帮你好吗?”我靠近徐雅雅问道。


  “不…不要!”徐雅雅忍着痛,还是不让我帮忙治疗。


  我真是又气又急又无奈。


  看着徐雅雅那几乎都要扭曲在一起的脸蛋,草,豁出去了,骂了一声,我直接朝着徐雅雅抱了过去。


  啊……徐雅雅大叫一声,拍打着我道:“小留,你要干嘛?快点放开我。


  ”我没理会徐雅雅的喊叫,直接抱着她走向卧室,把她放到床上,没等徐雅雅挣扎,整个人就直接压了上去,粗鲁的拉下她的衣服,她是穿的露肩装,我可以直接从上面往下脱。


  一拉下来,徐雅雅妖娆的娇躯立马彰显了出来。


  那黑色的蕾丝文胸之下,那一对雪峰隐隐诱人,咕隆,我看的禁不住就吞了吞口水,但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徐雅雅这奶涨不是一天两天的了,我必须要快点帮她吸出来,不然的话要是引起发炎,那就麻烦了。


  想着我就要去解徐雅雅的文胸。


  “不…不要……”徐雅雅惊慌的摇了摇头,不断推搡着我。


  为了治疗徐雅雅的奶涨,我没理会她,直接摁住她,解开她的文胸扣子,因为为了喂奶方便,徐雅雅穿的是前开式的文胸,我一拉就直接解开了扣子,那一对雪峰一下崩了出来,文胸脱落在了一旁。


  雪白的双峰挺拔而立,充满着诱人的气息。


  我看的不禁有些出神。


  徐雅雅此时已经羞的紧闭上了眼睛,一张脸红的几乎要滴出血了,哼声喊道:“小留,我恨你,我真的好恨你。


  ”听到徐雅雅这话,虽然痛心。


  但相比徐雅雅的疼痛,我还是没管着她,直接朝着她的雪峰亲了上去。


  刚吸上一口。


  嗯……徐雅雅就忍不住哼了一声,一双手更是直接朝着我抱了过来,摆了摆头喊道:“不…不要,小留,我求你了,别…别弄我。


  ”我不管徐雅雅,继续帮她治疗。


  那一口口香甜的奶水滑入我的嘴中,看着徐雅雅不断摇摆的身子,体内的浴火也跟着慢慢涌动了起来,这一会我也不知道自己是贪婪着徐雅雅的美胸,还是为徐雅雅治疗。


  我沉醉了其中,手就开始变得不安分起来。


  “不…不要!”徐雅雅享受着我的吮吸,突然遭遇我的咸猪手,吓的直接瞪起了眼睛,想要阻拦我,可惜已经太迟了,我的手已经摸到了。


  徐雅雅显然有感觉了。


  啊……徐雅雅就不由的哼了一声,双手直接紧锁住我的脖子,喘着粗气道:“不…不要,小留,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呜呜呜……呜呜呜……徐雅雅喊着一下哭了起来,我浑身一颤,慌忙抽出手,离开徐雅雅的娇躯。


  “混蛋,混蛋。


  ”徐雅雅激动的拍了拍的我胸口吼道:“小留,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看着徐雅雅越哭越伤心,我也跟着心疼,伸手抱住她,贴着她耳边道:“徐雅雅,对不起,我…我只是想要帮你治疗。


  ”“治疗,那你也不能乱…乱摸呀!”徐雅雅哭着狠狠的又拍了我几下。


  虽然不疼,但心疼。


  我有些无助坐起来,只能再次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看了看徐雅雅的胸,刚才吸出来不少奶水,应该不会再出现胀痛了,就直接从床上起来道:“徐雅雅,你现在应该好多了,那…那我就先走了。


  ”我刚要走。


  “你给我回来。


  ”徐雅雅就喊道。


  我楞了下,回头看向徐雅雅。


  徐雅雅慢慢坐起来,拉了衣服挡住自己的胸,盯着我问道:“小留,我们还能回到从前吗?”我一愣,苦涩的笑了笑,还能吗?我也不知道,其实自己这话也想问徐雅雅,回头看了看徐雅雅我攥了攥拳头:“徐雅雅,我不知道我们能不能回到从前,但你在我心里面都是我的姐,除非你每当我是你弟弟。


  ”徐雅雅立马白了我一眼,羞红着脸:“我怎么没当你是弟弟,如果不当你是弟弟的话,我会让你帮我这样治疗吗?只是…只是你……”————徐雅雅说着俏脸当即浮起一片红晕,没把后面的话说出来,但我知道她的意思,苦涩一笑道:“徐雅雅,对不起,是我没忍住。


  ”“唉!”徐雅雅叹了一口气道:“其实不怪你,我也能理解你,只是…只是…唉,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徐雅雅摆了摆手:“小留,我们还跟以前一样好吗?”虽然我心里头明白再也回不到以前了,但我真的怕会永远失去徐雅雅,点了点头道:“嗯,你还是我的姐。


  ”徐雅雅立马乐了,也是重重点了点头:“小留,你就是我的弟弟。


  ” 都说三十女人豆腐渣,大多三十岁的女人可能都生二胎了,可是陈苗却不是,她皮肤又白又嫩,身材高挑,前凸后翘,蜂腰肥臀,特别是穿职业装的时候,那对水滴一样的浑圆,仿佛要把衬衫给撑开了一样。


   大波浪头发增添了几分妩媚,五官美艳,她应该就是别人口中的美少妇。


   听我妈提起过,说她是个夜店经理,怪不得她浑身上下透露着一股野性又诱人的味道。


   乖儿子,你干嘛呢,给妈看看。


   这天我正打游戏,陈苗走过来一把将手机给我抢走了,一脸坏笑的看着我。


   我今天刚十八岁,她跟我妈十多年朋友,几乎是看着我长大的,在她眼里我一直都是个小孩儿,没事儿就喜欢作弄我。


   被她抢走手机我还是有些懊恼的,可是看见她今天的穿着打扮之后,一时之间顾不上手机。


   她今天穿着件无袖旗袍,领口是黑色蕾丝的,能看到她兜在了罩罩里头,被挤压出一条肥嫩沟沟的巨大,再继续往下看,修身的旗袍包裹住了她的细腰,那点短得可怜的布料堪堪遮住大臀,穿着肉色丝袜和黑色高跟凉鞋,她笔直的腿看的我都想亲一口…… 今天她准备跟我妈去逛街,可我妈那慢性子估计挑衣服加化妆要个把小时。


   我看她得意洋洋的样子,立刻回过神来了,急忙掩饰似的伸手去抢:谁是你儿子!再瞎说小心我修理你! 年纪不大口气不小!不好好学习玩起游戏来了!就不给你!叫我妈我就给你,怎么样? 陈苗握住我手机的纤纤玉手在我面前晃了一下,眼看着游戏就要输了,我哪儿还顾得上那么多,说了句叫屁,上前一步就要抢,陈苗察觉到了,急忙往后退,谁知道她一不小心撞到了后面的茶几。


   眼看着就要摔了,情急之下我一把拉住了她的手把人给拽了回来,谁知惯性太大,我一下子跌坐回了沙发里,而她站立不稳撞到了我身上。


   因为我是坐着的,她是站着的,这体位很尴尬,她那对富有弹性又滑嫩如豆腐的一对直接压在了我的脸上,我只觉得软绵绵滑溜溜的,还带着一阵馨香,美得我差点窒息。


   陈苗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她扶住沙发站稳了,有些生气的指着我鼻子道:小子,翅膀硬了,敢这么对我说话? 我刚才看她穿的那么骚的时候就已经有些反应了,这会儿又被她那一对揉了一遍我的脸,我只觉得血都冲到底下去了,看着她那对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的,我本来对她垂涎已久,这时恶向胆边生,对她挺了挺腰说:我就是硬了。


   陈苗气的脸红,看样子还想要骂的,但是突然察觉到我好像哪里不对,低下头看了一眼,那股泼辣的气势顿时散了,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我支棱起来的裤链处。


   你,你……你这孩子哎!我不管你了,我上楼找你妈去! 游戏输了我本来心情就不好,加上她在不经意之间一直挑逗我,我当下一把拉住了她的小手,狠狠把人拉进了怀里,陈苗大惊失色,想要推开我,可我却狠狠的顶了她的臀一下。


   陈苗惊叫一声,可我哪儿还能管得了那么多,我隔着衣服一把捏住了我一直心心念念的那对,那种弹性十足的感觉让我忍不住打了个颤。


   你不是一直想当我妈吗?当妈的是不是得给孩子喂食?嗯? 陈苗好像是被我吓到了,我大着胆子一手抓住她的一只,另外一只手顺着透明的肉色丝袜滋溜一下滑入了她的裙摆底下。


   陈苗有些害怕的问我:你干嘛! 你说呢?我胆大包天,一边用涨的不得了的碰着她的臀,一边触碰她的柔软。


   陈苗力气小,挣脱不开我的禁锢,我伸手一把将她的裙摆拉了上来,那圆润便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看到这肥美我咕咚的一声吞咽了一口唾沫,陈苗丝袜里面穿着的是肉色的蕾丝内裤,那儿全都暴露在了我的眼前。


   这样的极品不用来后入就太可惜了!我瞬间上脑,一把将人摁在了沙发上,陈苗这会儿没法动弹了,只好低声让我住手,声音哆哆嗦嗦的说:我可是你的长辈! 我哪儿还能顾得上这些,一把扯烂了她的丝袜,她现在是撅着对着我的,看到那破了的丝袜我顿时兽性大发! 陈姨,你好骚啊,你是不是想要了! 就在我要拨开陈苗的内裤提枪的时候。


   周明! 她突然叫了我的名字,我愣了一下神,她竟然反手一把打在了我那儿上,一瞬间我仿佛听见了蛋碎的声音…… 我疼的脑袋一片空白,捂住蹲了下来。


   你你,你这个! 陈苗被我刚才的作为吓到了,可是现在看见我一幅动弹不了的样子,顿时害怕了起来。


   你没事吧?后面那句转为了担忧。


   我也不是头一回蛋疼了,这会儿哪还有什么心思,她上前来要查看我的情况,可就在这个时候,我妈的声音从二楼传了过来:陈陈,你上来给我拉个拉链! 我们两同时吓了一跳,尤其是我,心里既害怕又觉得刺激。


   陈苗也吓得不轻,慌忙上楼,赶紧应了一声往楼上跑去。


   看见她上楼了,我也就知道这件事肯定是不成的了。


  颇有些恋恋不舍,可我也不能让我妈看见我这个样子,否则肯定要被骂个狗血淋头。


   思来想去,我还是捂住还在发隐隐作疼的裆部一瘸一拐的走回了我一楼的房间去了,陈苗刚才下手还真是狠啊,我到现在还觉得疼的慌。


   陈苗和我妈下楼的时候,她上去一会儿之后,就装作很镇定一般的下了楼来了,下楼的时候看了一眼四周,没看见我后似乎松了一口气,可她不知道,我当时正躲在门框后面看着她。


   见陈苗跟我妈走了之后,我也没有心情了,急忙脱下裤子检查了一下自己,确定没有坏掉后,我这才是松了一口气。


   虽说刚才没有真的办了她,但是我手上的触感却十分的强烈,这会似乎还残留着那滑嫩嫩的感觉。


   说实话,我老早就想这样对她了,要知道我做梦的对象可都是她。


   疼过了之后我又想着陈苗那滑嫩,虽然没进去,但是我的手指还残留那种香味,我闻着想着,伸手进裤裆里滑动起来,一边玩着一边幻想着陈苗被我压在身下的场景。


   没啥事情做,我在家里觉得闷得慌,也疼的厉害,没办法,我只好躺在床上幻想个不停。


   要不是我妈叫了一声,就算疼我也肯定要把她压在沙发上,用我那儿狠狠的贯穿她。


   陈苗看起来应该很久没那啥了,不然怎么会那么饥渴,只是被我碰了几下就颤抖个不停。


   那软柔滑嫩的触感包裹着我的话,肯定会特别的舒服,我越想越觉得兴奋,手上的动作也跟着加快了不少。


   弄了好一会儿,只觉得头脑一阵兴奋,身体哆嗦了一下,我就出来了,之后迷迷糊糊的就睡了过去。


   睡了也不知道多久,忽然感觉到有只柔软的手贴在了我的面颊上,我迷迷糊糊的就醒了过来,一看身边坐着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陈苗! 我睡醒的时候陈苗就在我的床边用细嫩的小手抚摸我的脸,陈苗见到我醒了,急忙把手给收了回来,咳嗽了一声,说道:儿子,你没事吧? 我看的出来陈苗还是放心不下我的,就算是我做了那样的事情,她逛街回来了也一样是担忧我今天是不是出事了。


   我知道陈苗心软,但如果再加上今天色令智昏,我确实头脑也混沌了许多,要是陈苗把这事儿告诉给我妈知道的话,那我肯定会被我妈揍个半死。


   我不能让我妈知道这件事,可是面对陈苗我还是贼心不死,于是我装作很痛苦的样子说:被你打了一下,我特别的疼,感觉快死了。


   不知道我是不是有演戏的天赋,总之我做出来的样子很像,陈苗听了之后更担心了,着急的问:那怎么样了?有没有受伤? 嗯……很疼,而且我下午的时候还尝试能不能起来,可是都没用了,我是不是坏了……我可怜巴巴的看着陈苗,陈苗果然是愧疚了。


   你,你别胡说八道!就那么一下怎么可能就出事儿呢!这话前半部分说的底气十足,可是后半部分就显得不太对了。


   陈苗想了想,还是忧心忡忡得说:要不,我带你去看看医生? 不用了,我可以让我妈带我去,不劳烦你了。


  我摇摇头,说完就下了床,陈苗赶紧拉住了我的手,那柔软的小手握在手心里别提有多舒服了。


   你可别去!陈苗脸红了红,可能是为了今天的事情觉得有些羞耻,也担心这件事让我妈知道了之后三个人的关系就这样破裂了。


   可我不能让你带我去看医生。


  我摇摇头。


   陈苗见到我那么坚定也有些生气了:这怎么就不行了啊?好歹我也算你半个妈呢! 我可从来没有想要认陈苗做我妈,屋子没有开灯有些暗,外面的路灯投影出来了一些亮光,勉强照亮了我们两个人,我直勾勾的看着她。


   我色眯眯直勾勾的看着她,她似乎是被我的眼神看的有些害怕了,慌忙后退了一步,看样子是想要把自己的手给抽回去的,可我没有给她这个机会。


   我可从来没当你是我妈。


   我这眼神意味深长,陈苗慌了,脸蛋上起了一阵红晕,我也不是没有谈过恋爱的人,知道不管是什么年纪的女人都会有这样少女的娇羞的。


   她们渴望在精神上和身体上都能得到足够的关怀,这会让她们很快就沦陷。


  而且陈苗已经离婚好几年了,都说三十岁的女人猛如虎,我就不信陈苗自己没欲望! 我心想我早晚要把她拿下! 不管怎么说,这件事不能告诉你妈!你也知道你妈的脾气,到时候非打断你的腿!听话吧,我带你去医院看看!陈苗十分坚定。


   我当然也不想真的把这事告诉我妈,于是半推半就的点了点头。


   陈苗把我带了出去,临出门的时候看见我妈在客厅看电视,她说:姐,我带儿子去玩,迟一点就送回来。


   我妈对我基本上都是放羊式的教育,正在涂指甲的她头也不抬,听见陈苗这样说,便点了点头:去吧,玩的开心点。


   我和陈苗两个人出了门,外面停着陈苗的车子,我坐在副驾驶上。


  陈苗带着我上了车,平时都是我坐后边儿的,这会儿我却坐在副驾驶上去了。


   陈苗发动了车子,我看着她还穿着今天出去的那身旗袍,坐下来之后这旗袍朝上拉扯了一些,露出了大半截的大白腿。


   我今天粗暴的扯烂了她的丝袜,从外面看不出什么,但是屁股那里肯定已经是烂掉了的,没想到陈苗竟然还穿在身上! 我不禁有些呼吸急促了起来,当然了我说我不能起来的这话,根本就是假的。


   我眯着眼睛看着她那细嫩白皙的大腿,手拿起一瓶水拧开了瓶盖,就在车里发动的时候我装作不经意,把水撒了出来,正好撒在了陈苗的腿上。


   哎哟!你这孩子!陈苗赶忙要去擦。


  我抽出来了几张纸巾,一把握住了陈苗的大腿擦了几下,我的动作很慢,手指在陈苗的大腿根部滑动。


   我摸到里面那一片热乎乎的,丝袜烂掉了,所以伸手就是大腿根部的软肉,也是女人很灵敏的地方,我故意特别的轻柔来回挑逗。


   陈苗的呼吸急促了起来,连忙推开我:你干嘛啊! 陈姨,我,我不是故意的。


  你是不是还生我气?我只觉得手下的大腿光滑细嫩的,包裹在丝袜里,滑溜溜的,这双腿要是缠在我的身上,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儿呢! 没有没有。


  陈苗眼神闪烁,随后发动了汽车开往医院。


  ,所以我看了一眼就赶紧移开视线了,生怕自己起了反应被陈苗察觉。


   这次我要让陈苗对我心中有愧,所以打定了主意,待会去了医院我不能老老实实接受检查的,得装病,让陈苗觉得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我暗自的在心中打起了小算盘来了。


   很快我们就到了医院,可陈苗也不知道男人那个部位要做什么检查,一时之间有些犯难,站在我边上可怜巴巴的看着医院四周的人,实际上我觉得陈苗那着急的模样真可爱。


   她咬了咬红唇:这,这应该是要去看男科吧? 我摇摇头,又表现出特别害怕的样子:我不想去了,我怕检查出来我废了,要不我们回去吧…… 你个傻孩子!废什么废,要看了医生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陈苗有些生气。


   我害怕了,我不去了,我丢不起这个人!我硬是不去,陈苗着急的就好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见她马上就要上套了,我心里暗喜,又说道:陈姨,我真的不想被别人嘲笑,要不我们回去,你私底下再帮我看看? 陈苗听见这话,脸立马就红了,见我就是不肯,只好似乎也没有什么办法了,于是在医院晃一圈之后就带着我走了。


   我们两个人坐在车上时,她车子还没开出去,为了缓解她的情绪,我就问:你今天不用去工作吗? 陈苗的工作是晚上去的,在夜场做经理,来钱快,见识的人也多。


  我以前跟我妈去过好几次,不过我知道这可是很正经的夜店。


   但是我也看的出来陈苗的客户多,像陈苗这样的离异女人,长的又那么好看,身材也好,肯定有很多男人争相追求的。


   休假了,小明,你真的不去看看吗?陈苗问我,言语之中还是十分担心。


   陈姨,我真不想去了,我觉得太丢人了。


  还有今天的事情实在是对不起,你就当我是猪油蒙了心。


  都怪我那些同学,上次给我看了那些小电影,我才会色胆包天的。


  加上你又那么好看,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我现在也算是受到了惩罚了,我知道错了,陈姨你就不要怪我了好吗? 我十分诚恳的说出来了这样一连串,可能是因为我下面都不行了,她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只好担忧的点了点头。


   当然我是故意把所有的责任都归咎在了自己的身上,这才能让她感觉我是真的诚恳认错了。


   事实上我怎么可能真的死心? 陈姨,要不你现在帮我测试一下?我贼心不死,陈苗听见我这样说有些的疑惑,问我怎么测试。


   那个,男人要是摸女人的胸,好像是很有感觉的,我可以摸一摸吗?我眼巴巴的看着陈苗。


   胡说什么呢!陈苗立刻捂住了自己的那对柔软。


   是我错了,陈姨我没有别的想法的,你不肯就算了,真的。


  我缩在了一边,耷拉着脑袋很可怜的样子。


   陈苗好一会儿才问我:你说的(我的男友一千岁)是真的吗? 我立刻点了点头:当然了!陈姨我不骗人的! 那,那好吧。


  陈苗松开手,我看着那对挺翘,当下吞咽了一口唾沫:你要是不愿意的话也没事的。


   别废话了快来!陈苗看我墨迹,于是直接握住我的手贴在了那对上,隔着柔软的布料,我感觉到了那体温和触感,还有微微凸起的,我的手用力了一下,身体也跟着兴奋了起来。


   盘着着这对东西,我那也蠢蠢欲动了,我揉搓了几下,特别是摸那小豆子,陈苗面色红润,被我揉的相当舒服,身体也忍不住扭动了起来。


   再这样下去我就要在车上办了她的! 怎么样,有感觉吗?陈苗娇喘着问我,我哪里还忍得住,当下要化身为狼!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道手电打过来:喂!这里不能停车!那,那要不咱们观察几天,这要是真的出了事就赶紧的去医院,可不能这样了知道吗?陈苗拿我没办法,叹了一口说道。


   这可把我们两个人都吓了一跳。


   我的赶忙收回了手,陈苗则是惊慌的对着那保安说:我现在就开走。


   车子开出去之后我平复了一下心情,对陈苗说:陈姨,没,没反应。


   陈苗吃了一惊:那,那怎么办? 我听说看那些小电影可以,我这里没有,陈姨你能借电脑给我看看吗? 我知道我知道,但是我要怎么观察啊?你又不肯帮我看看,要不我再去看一些小电影吗?我可怜巴巴的看着陈苗。


   陈苗也有些苦恼了,听我这样一说,脸蛋跟着红了红,可还是不肯答应帮我观察:那,那你就看看,然后告诉我怎么样了? 我当然也想看啊,但是我手头上面根本就没有这些小电影,我也不知道上哪里去找,我和那个同学之前闹掰了,我现在也不好去问,哎,陈姨,你那里有吗?我试探性的询问着说。


   陈苗听见我这么问,当下脸就红了一片,她胡乱的摇了摇头,但眼神却十分闪烁,我当下就知道她说谎了,这离异之后的女人怎么可能会没有那方面的需求呢? 她绝对也存有这方面的小电影,只不过比较羞耻,不肯承认罢了。


  
标签: 雅雅   张泠   小欣   看了看   的胸   小留   看着   点头   的我   点了陈苗   我妈   陈姨   了我   看着   医院   女人   点头   身体   我也